2018年——互联网洋葱大事件

  • 时间:
  • 浏览:2

  挥手作别的2018年,有太多的故事可以回味。

  这一年,百度AI疯狂出招、腾讯操刀自革、马云退位让贤、ofo至今押金未退、字节跳动频频出招、手机红海里苹果示弱、IPO热潮、中美贸易战等正剧一幕接一幕上演。

  然而,2018年同样不乏洋葱剧。

  这一年,有两位企业家陷入了不好启齿的困境,他们一位管不住下半身,一位管不住上半身,“没了”创业家的美名;这一年有“网红”恰到好处的雷布斯和董小姐的赌局;这一年还有诸如携程幼儿园、滴滴顺风车等辣眼睛的“事故”现场......

  看将来,2019年,我们不禁会追问,百度的AI啥时候能赚钱?微软全球市值第一的位置如何保?比特币还会涨到2万元吗?ofo的押金还能退吗?首家科创板企业花落谁家?

  不过,在追问之刻,其实,这些“出不了厅堂”的画外之音同样值得咀嚼。

  雷布斯和董小姐的赌局

  一场赌资10亿的盘从2013年就搭起来了。

  2013年12月12日,是一个平凡的日子。雷军和董明珠一起参加CCTV第十四届中国经济年度人物颁奖盛典。

  一边是20多年的老牌企业,一边是刚成立三年的互联网新秀。雷厉风行的铁娘子说话直接犀利,指点起身边的金山老将雷布斯来也不会委婉。

  但雷布斯也不简单。

  此时的小米手握316亿元营业额、同比150%的增速,从0到中国第一全球第三只用了三年,势头正猛。内心住着一个小公主的雷布斯也正值“傲娇”的时候,怎能乐意?

  表面笑嘻嘻,内心疯狂吐槽的雷布斯甩出一柄袖中剑:五年之内,如果我们的营业额击败格力的话,董明珠董总输我一块钱就行了。

  当时的格力,营业额翻了小米4倍,利润翻了小米近四十倍。董小姐有恃无恐,根本不曾把这个小米粒放在眼中:要赌就不是一块钱,我跟你赌10个亿。

  10亿元相当于小米当年总营收的37%,净利润的3倍。

  反观格力。当年的总收入为1200亿元,利润总额129亿元。

  无怪乎董小姐有如此底气。

  5年10亿,从2013年到2018。一边是传统大厂的面子,一边是互联网新秀的未来。

  这场看似起点悬殊的赌局,在5年间因为两位明星企业家的不断放狠话而被牢牢地印在了“吃瓜手册”的“复习重点”一栏上。

  2014年国内经济增速放缓,格力和小米营收都在下降,但是制造业受到的影响比互联网行业大。

  2014年2月的全国两会上,两人同时被问起赌约之事。雷军说:大家想看结果,5年后自然见分晓。

  董明珠的回应却给自己悄悄留了余地: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我的信心是毋庸置疑的。虽然5年后他会输给我10亿,但我真心希望他不用在这件事上争输赢,而是在他的行业内争输赢。

  在大势之下,2015年,格力营收暴跌,小米加足马力冲刺,大幅缩小与格力的营收差距。

  2014年12月,小米13亿元入股美的,意在打造“小米空调”。董明珠评论道:小米不是什么伟大公司,小米手机不是有品质的产品,小米与美的联手,是两个小偷的结合。

  在中国企业家年会上,雷军回应董明珠:听到董总在台上讲的,感觉董总好像认输了似的。和美的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是小米做智能硬件生态链的开端,而不是和格力打赌的副产品,董总这样是把事情说小了。”

  2015年2月9日,董明珠:“因为当时他跟我赌的是产品,据说他现在已经进入房地产行业。我觉得,搞房地产就不符合跟我约赌的条件了。”

  2015年2月11日,雷军表示,小米并未涉足房地产,也没有做房地产的计划。

  然而,小米高兴的日子并没过多久,依赖线上销售的小米在蓝绿厂的线下反扑中元气大伤,再加上供应链的失控,小米的局面几乎是在瞬间遭到逆转。

  2015年到2016年,小米危在旦夕,格力却凭借对供应链的掌控触底反弹。

  2015年12月,董明珠出席中国智能制造论坛谈及“十亿赌约”时腰杆子硬了很多:除非有颠覆性产品,不然小米输定了。

  这回轮到雷布斯打哈哈了。在当年的小米年会上,雷军做出承诺:如果打赌赢了,但是董明珠赖账,将自掏腰包1亿元分给公司员工。

  在之后的日子里,雷军对于“赌局”一事越发低调,徒留董明珠调门越来越高:

  “雷军没有技术没有专利,输定了。”

  “明年就要见分晓了,没问题!”

  “从来没有把雷军当对手,胜利是理所应当的。”

  “届时会请国家审计署对两家企业进行审计。”

  2018年底,随着赌约日期临近,尚未公布四季报的小米以不到百亿的差距惜败。

  这时,董明珠也不再咄咄相逼,而是说:这(赌约)是个伪命题。

  但其实,比赌约本身更有趣的,是人和企业。

  在这五年间,雷军和董明珠从从企业家摇身一变成为了网红IP。董明珠霸气地解雇了成龙,说格力不需要代言人,因为“我就是代言人”。雷军也不再是金山时那个低调的职业经理人,B站上满是他的鬼畜视频,录起抖音来也游刃有余。

  在这五年间,小米和格力有意无意的暗自较劲,互相进入对方的领域——小米联合美的、长虹等传统家电企业进军空调业,而格力则做起了手机,号称“华为第一,我们第二”。

  2013年时,小米的全年营业额只是如今一个季度的营业额。对比28岁格力的2000亿营收,成立仅8年的小米已经顺利完成追赶,这正是雷军所说的互联网速度。而在这种速度的冲击下,格力也在不断走出“舒适区”,延伸到芯片、造车等领域。

  无论是董明珠还是雷军都曾说过,两者不具备可比性。相比结果,我们更看重的也正是两条曲线中间所体现的“互联网速度”。

  滴滴顺风车:君问归期未有期

  互联网的速度有目共睹,但是高速之下也极易失控。

  在滴滴空姐事件刚过去了100天的时候,又发生了乐清事件,乐清姑娘小赵坐上了一辆川A牌照的顺风车,20岁的生命从此戛然而止。

  此时大家明白了,所谓的顺风车大整改,人车核查,一键报警,大数据防范,只是一张破了大洞的网。

  两次事件之后,滴滴或悬红缉凶,或承诺三倍补偿,试图用钱摆平命案,公关意味浓厚、吃相难看,引发舆论一面倒的踩低。

  劫杀事件的蝴蝶效应来得很快。滴滴的危局几乎是在同时便被白上了台面。

  当滴滴宣布顺风车业务无限期停改的时候,那些习惯了滴滴的消费者开始为滴滴伸冤:滴滴体量如此庞大,出事概率相比出租车低很多;滴滴技术条件下,所以警方很快破案

  这种逻辑让人无语,这如同说不饿死人的时候比饿死人的时候好,所以不饿死人就一定进步了,也如同一个公司卖给了消费者某款智能手机,但手机经常爆炸,我们也可以说这款智能手机带来了便利,所以不必在意这款手机的爆炸。

  荒谬。

  在技术维度创业的公司,实现新的技术条件只是前提必须,而并非实现独特商业模式的选择权。移联网公司不独滴滴完全可以在技术上实现更好地防范和阻断此类恶性案件的发生,特别是在三个月间连续发生惨案。

  其背后折射出的,是滴滴对生命的轻视,对商业正义的漠视,对公共价值的无视。如果定性,一家年轻而倨傲的公司,缺乏敬畏,缺乏真正的价值观。

  所以,舆论可以公关,公众可以套路,人命可以定价,但如果还不能迎头棒喝,自我警醒,滴滴恐难走得更远,用户会用脚投票。

  春节来临,当新秀享道、哈啰的网约车在备战自己的第一场春运时,滴滴的顺风车仍然没有回归。

  刘强东: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1月25日,拼多多股票大涨,盘中一度超越京东。拼多多只用了180天就把与京东之间相差的170多亿美元给挪走了。

  这其中不光是拼多多的努力,也有京东出的“一份力”。

  2018年9月1日,一张刘强东穿着橙色马甲的照片传遍网络。随着信息的不断披露,京东集团CEO刘强东因性侵被捕的消息逐渐被证实——美国明尼苏达州监狱信息显示,当地时间8月31日,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警方逮捕了一名性侵嫌犯,名为Qiang Dong,Liu,出生日期为1973年3月10日。

  2018年12月22日,时隔三个半月之后,刘强东事件终于有了定论。美国明尼苏达州亨内平县检察官弗里曼宣布,因调查中存在严重证据问题,决定不以性侵罪名起诉刘强东。

  “在我全力配合的彻底调查之后,明尼阿波利斯市亨内平县检察官办公室宣布将不会对我提起任何指控,这个结果证明了自始至终我都没有触犯任何法律。”

  “但无论如何,事发当天我的行为都给我的家庭、特别是我的妻子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为此我感到十分的自责和后悔。”

  “我一定将竭尽全力去弥补此事对家庭的创伤,重新担当起丈夫的责任。”

  事件反转,人设坍塌。

  这与人们记忆中的那个刘强东相差甚远:2018年年初受邀参加冬季达沃斯年会,刘强东的全英文演讲和秀恩爱大刷了一把存在感;长生生物“疫苗门”爆发时,他怒怼无良生产者,“这种人至少该判无期,不得假释”;他还热心扶贫,2017年底当上河北省阜平县平石头村的名誉村长之后,他给村民送去500多万元的电器年货。

  但,一失足成千古恨。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丑闻让强调“正道成功”的刘强东沦为众矢之的。并且,京东股价急速坠落,对其个人、京东集团、京东的投资者和股民也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同时,京东的“酒文化”也被拎出来批斗。

  “哪怕只有一杯啤酒的量也得敢端起白酒”是京东的强人文化。对于靠销售起家的京东来说,酒量是能力和勋章。刘强东甚至还说过“你连喝酒都干不了,还能干什么呢?”

  然而,酒可载“东”,亦可覆“东”。

  危机过后,企业关键人风险仍如乌云笼罩京东。在新年贺信中,刘强东强调了组织和人才,声称将要推动京东组织架构的进一步调整。

  正如中国妇女报点评的那样,“刘强东这次没事了,但我们不希望他跟没事人似的。公众人物如何管束自己的言行和欲念,需要长期的修为。我们祝愿刘强东家庭幸福、事业长红,也期待他的人设通过自己的点滴努力得以修复。”

  对了,这份神奇的报纸,前不久还收到了俞敏洪的道歉。

  保健品买了吗?要人命的那种

  两年前的夏天,束昱辉照例来到天视体育《权健时间》栏目,进行他个人的专访。视频中,他提到了权健足球队的大牌外援格乌瓦尼奥,在比赛中掌骨断裂,敷了一种神奇的祖传膏药,两天后,奇迹般地好了。

  “小妖”格乌瓦尼奥是巴西的著名球员,被束昱辉以2.14亿元签到了天津来,作为权健足球队的外援。这笔巨额的酬劳在当时还创下了记录。

  在节目中,束昱辉非常自信地说道,在中国,没有足够的资金和实力就不要搞足球。

  这个有资金和实力的束昱辉,是权健自然医学的董事长。

  对于权健的质疑,包括央视和新京报在内的多家主流媒体都曾发过声,但却均没有掀起浪花,更不谈撼动权健这座大厦的基石。

  直到2018年底,微信公号“丁香医生”的一篇揭露文章,终于乘着舆论之风掀翻了权健的金钟罩铁布衫。

  很多人这是第一次知道权健。

  权健的“火疗疗法”,从脑部萎缩到到秃头,从耳聋到子宫糜烂,从肾虚阳痿早泄到面瘫便秘肩周炎均可治疗;权健的保健鞋垫,可治O型腿、睡眠问题、心脏病;权健的负离子卫生巾,活血化淤、防辐射,能治前列腺炎、妇科病……

  稍有辨识能力的人觉得这是天方夜谭:竟然会有人相信?

  然而,事实证明,权健们的群众基础超乎想象,而这些目标群众可能就在你我身边。

  权健有金碧辉煌的大楼,是合法注册的公司,做着“正当生意”,手握直销牌照,照章纳税,自称民族企业。正如今年春晚上的小品上演的那样,当一个骗子在被捕前还在忽悠老人买防诈骗手镯时,老人是防不胜防的。

  最可怕的是,一个权健倒下了,还会有千千万万个权健站起来。

  不信你看,权健事件还未落定,直销界的另一个“扛把子”无限极也登上了微博热搜。

  1月16日下午,一位网友曝出,其3岁女儿被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后,在陕西当地一位“无限极指导老师樊乐”推荐下,每日大量服用无限极8种产品,服用过程中出现眼睛出血,身上出汗增多、头发枯黄等症,后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心肌损害、低血糖等病症。

  而就在这之前不久,这家年销售额达249亿的中国最大直销公司还因权健事件,发出自查自律公告。

  同样,这也不是无限极第一次曝出负面消息。

  在一起因生命健康权被起诉的案件中,无限极最终并未承担赔偿责任。因法院认为,无限极出售其产品与原告受到的损害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其并非侵权主体,亦不能证明其提供的产品存在缺陷,故被告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

  这不由得让人想起,权健的火疗馆也曾被多次起诉,涉及伤害案甚至命案,但权健公司竟最终也能“全身而退”,法院的判决书和无限极的这条判决如出一辙。

  在收“智商税”的路上,到底是谁在纵容恶人?魏则西们又何时才能学会保护自己?

  尾声

  2018年已经over,但是这些故事中的大部分都还没有一个Ending。

  传统企业和互联网企业的较劲仍在继续,但在互联网的下半场:产业互联网的大潮中,传统企业互联网化、互联网企业向产业渗透才是本质。在这个过程中,高速发展给互联网企业带来的生长痛不可忽视。犹如滴滴此般的机制、责任和执行力的缺位,是为所有人而鸣的警钟。而刘强东事件和权健事件也告诉我们,无论是企业家还是企业,都不应忘记,在商业规律之上还有人性与道德。

  2018年,坏故事听多了总有人说:世道变坏了。其实不然,只是信息更对称了而已。社交和新媒体的力量,让好事和坏事都在一夜之间传遍千里。而随着技术和媒体形式的进步,信息只会更加透明。

  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不作恶”是不可触碰的底线。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