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见宫主大人2》幕后:制作升级“不加价” 打造中国版《头号玩家》

  • 时间:
  • 浏览:5

  首创“经典游戏IP大串联”设定

  打造中国版《头号玩家》

  当准备制作《拜见宫主大人2》的时候,编剧田川坦言自己面临很大的困境,“第一季主要的卖点是男主是满级的状态,所以他们玩的梗,爽点等,我们在第一季已经做完了。”第二季想要让观众重新有新鲜感,就需要想一个新的设定。重新构想到剧本成型,这个过程田川团队用了足足7个月,“中间提了十来套方案,不停开会,推翻重来,再推翻重来”,直到确定“将经典游戏IP大串联”这个新思路。

  《拜见宫主大人》第一季,是让真人穿越到《新天龙八部》游戏中,这个设定开辟了“影游联动”的新模式,而第二季脑洞则更大,除了端游《新天龙八部》的固定标配,还将《十万个冷笑话》、《鹿鼎记》、《仙剑奇侠传》、《画江湖之不良人》等经典IP也作为“平行世界”,供主人公们在里面穿越冒险。此外,“保卫萝卜”、“问道”、“仙境传说RO”、“有妖气”、“炮炮兵”、“贪玩蓝月”等多个耳熟能详的游戏也加入了其中,不同IP的武林大侠齐聚,配上熟悉的爆款游戏环节,该剧可以说是2019最强脑洞剧了。

  在此前的采访中,田川曾直言要将《拜见宫主大人2》打造成中国的《头号玩家》,但实则他这个将游戏IP进行大串联的想法,远远早于《头号玩家》。“在《拜见宫主大人1》之前,我就跟搜狐视频提过这么一个概念,将经典的武侠动漫游戏来一个大乱斗,但是因为当时授权没谈下来,就只做了畅游的《天龙八部》改编,”编剧田川说:“第一季播出效果不错之后,打消了一些IP公司的疑虑,他们就很放心的给了授权,才有这样一个作品。”

  除了剧情设定上的创新之外,《拜见宫主大人2》原班人马的集结也是一大亮点,总制片人刘明丽透露,在第二季演员的邀请上“还比较顺利”,观众最关注的双主CP依旧由关智斌和孙雪宁扮演,“李清雪”李诺、“丁老怪”刘骐等演员也回归了,“即使有些演员真的因为档期没能回来,我们也以一种调侃的方式给观众做了解释。”比如笑天真和明月两个扮演者换了演员,剧中就用“整容梗”做了解释,不仅给了观众交代,还增加了剧情的趣味性。

  角色人物多样化

  笑点紧跟潮流

  有了创新的剧情设定,原班人马的加持,摆在制作团队面前的困难依然不少。比如,如何将这么多游戏人物进行大串联?如何平衡《拜见宫主大人2》中的主角与其他游戏人物的关系。

  针对第一个问题,制片人刘明丽给出自己的意见:“把这些游戏人物拿掉或换成其他角色,这个故事首先必须是成立的。”例如,本来就有四个角色,1、2、3、4,即使没有游戏人物,他们依然存在,而用一些游戏人物替换了他们,一方面并不影响剧情,另一方面这一做法使角色更有标志性,“很多观众哪怕他不玩游戏,但也肯定知道‘保卫萝卜’‘十万个冷笑话’是什么,也肯定知道一些段子,一些梗,我们把这些东西加到角色身上,就给角色的人设增加了萌点和趣味性。”

  在角色与角色之间的碰撞上,编剧田川最大的苦恼是,“《新天龙八部》的男主角秦斩是一个新角色,那你说是他厉害呢,还是《画江湖之不良人》中的主角厉害?或者说还是《仙剑》里的主角厉害呢?他们之间不能有输赢,这个事很多版权方都比较在意,会觉得‘我那么经典的人物,不能输啊’。”基于这种情况,主创团队又做了新的尝试,给《拜见宫主大人2》中的游戏世界开辟了很多小单元,“以《仙剑》为例,我把这个游戏世界单拎出来做了三集,这三集只是围绕《仙剑奇侠传三》这一个故事展开,就比较容易发挥。”

  在内容上将游戏元素更深化之后,《拜见宫主大人2》在笑点上也做了升级。一方面通过游戏元素中观众们耳熟能详的段子戳中大家的笑点,比如戴着面具的神秘人操着一口不标准的普通话说起“贪玩蓝月”的广告词时,相信大家都会不约而同的笑出来,尤其是那句“我是渣渣辉”简直不要太经典;另一方面时下流行的整容梗、面部清洁广告语也出现在剧中。对此,编剧田川透露:“我们的编剧团队挺年轻,和现在的互联网用户一样,活跃在一些新兴社交平台上,吸收着最新的一些笑点。”

  制作升级投资“不加价”

  搜狐自制剧坚持“小而美”风格

  纵观《拜见宫主大人2》,不管是内容的丰富度,还是服化道都都做了全面升级,但总制片人刘明丽却透露,跟第一季相比,第二季制作费并没有上涨很多。

  究其原因,刘明丽给出三方面的原因:其一,是整个制作团队的共同努力,“制作方、合作的演员等,基本上大家都是以不挣钱为目的,参与到一个良心的创作,有的可能还会自降片酬,比如田川团队就愿意牺牲自己的利益,把钱投到制作上,聚升映画特效公司给我们做了两季的特效,特效给我们的内容非常加分,而且价格很良心”;其二、上一季走的弯路,这次都躲掉了,没有再“交学费”;其三:受大环境影响,横店开机率非常低,剧组不用抢景。刘明丽直言:“基本上每一分钱都花在了刀刃上,我们依然是一个‘小而美’的东西。”

  《拜见宫主大人2》播出到现在,幕后主创团队一直在关注着观众的反馈,刘明丽透露,“看了市场反应之后,我又做了一个调整,准备尽快把第一集节奏重新剪一下,包括重新交代一下剧情,开头做一个替换。”之所以这样做,“希望从第一集开始,让观众更容易懂这个剧,也更容易留存到第二集”,刘明丽坦言:“我还挺在乎剧的‘留存率’,我觉得没有说哪个项目我们丢出去了,就交给宣传了,相反,我们会根据市场反应,做对应的措施。”这种对作品的“较真”精神,也体现在合作人田川身上,一部剧从制作到播出需要很长时间,有时候播出的时候剧中的梗已经过时了,“我们都会通过一些配音的手段,更新笑点。”

  2019年,除了《拜见宫主大人2》,搜狐自制剧还贡献了爆款网剧《奈何boss要娶我》,作为两部类型迥异的热播网剧的制片人,刘明丽坦言自己作为女性制片人,也不是什么类型都喜欢看,但每一个项目背后,都有她清醒的认知,“我会非常清楚的知道哪一种类型是给什么人看,会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效果,我们要不要承担这样的一个效果,小众,你要不要承担?圈层,你要不要承担?有的作品像一个石子落到水里,它的水花不是很大,但是它一定会渗透的很深很深的这种项目你要不要去做?我们投入多少,然后需要回报多少?这些都要明白,”此外,在挑选合作伙伴和制作层面,她有自己的独家秘诀,“每个类型,每个项目,一定要找到能实现它的专业的团队,而且我需要每个制片人在每一个类型上做得更极致一些,专注在一个类型上。”